【招商宏观】哪些地区债务压力大?

文章正文
2018-01-05 23:08

  1994年分税制以后,地方政府收入与支出责任不匹配的现象日益突出,在2008年后的数次稳增长中,地方政府通过融资平台大规模举债,导致地方政府债务规模快速增长,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和财政风险也迅速积累。2014年10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国发〔2014〕43号),规定以2013年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为基础,结合审计后债务增减变化情况,对地方政府性债务存量进行甄别。对地方政府及其部门举借的债务,相应纳入一般债务和专项债务,地方政府债务规模实行限额管理,地方政府举债不得突破批准的限额。

  此后国务院和财政部下发了一系列文件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并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对存量债务进行置换,地方政府直接债务规模有所控制,2014年至2016年,我国地方政府直接债务余额分别为15.4万亿元、16万亿元、15.32万亿元,部分债务风险通过债务延期得以缓释。从整体上看,我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可控,但同时也存在着部分地区债务规模过大,债务率和负债率过高的问题,聚集了一定债务和财政风险。

  负债率和债务率是国际上常用的两个衡量政府债务的指标,其中负债率是指年末债务余额与当年GDP的比率,债务率是指年末债务余额与当年政府综合财力的比率。国际公认负债率60%、债务率90%-150%为安全警戒线。在31个省、直辖市中(不含港澳台),贵州、青海、云南负债率列前三,分别为73.96%、52.05%、42.96%,宁夏、海南、辽宁的债务率也均超过35%。债务率方面,在考虑中央转移支付与税收返还后,仍有贵州、辽宁、云南、湖南、内蒙古、陕西、广西的债务率超过100%,福建、海南、宁夏、四川、青海、吉林的债务率超过90%,这些省份面临较大的政府债务压力。

  

  除了显性债务外,地方政府最主要的隐性债务来自于包括地方融资平台在内的国有企业。尽管在43号文以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举借的债务不再属于政府性债务,政府不再具有担保和救助责任,但必须考虑的是,绝大部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举借债务以从事公益性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提供公共服务,若出现大面积违约时很可能需要地方政府的救助。根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目前,江苏省、湖南省、浙江省、天津、重庆、四川省、北京、山东省城投债的存量规模在3,000亿以上,其中江苏省城投债存量高达1.24万亿,未来将面临较大的债务兑付压力。

  此外,一些地方政府在PPP操作中采用明股实债、远期回购,对社会资本方提供保底收益,今年被财政部所禁止的通过政府购买服务进行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中,也存在将10-15年的基建项目包装成政府购买服务,违反了政府购买服务现有预算后又购买的要求,对于已经进入实施的此类项目,后续会存在大量的隐性负债。尽管财政部在对此类违规融资违规担保进行规范,但这些项目短期内能否妥善处理仍有不确定性。

  因此,债务率和负债率较高的省份,以及大量存在通过不符合要求的PPP、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进行融资的地区,后续的偿债压力和债务风险会比较大。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